新闻中心

松宜矿务局矿山遗址文化考察艾立新

日期:2019-12-02 17

  松滋市山城民间文学学会和《山鸣》编辑部,应邀参与松宜矿务局矿山遗址文化考察活动

  山城民间文学学会会长梅运全,对矿区管委会的邀请表示由衷地感谢!会员丁祖国向许香主任介绍了自己正在撰写的《松宜煤矿记》。

  许香主任简略地介绍了矿山遗址文化的征集情况和矿区的历史,希望大家借这次实地考察的机会,对该管委会筹划出版的矿山志提出宝贵意见。

  许香主任与考察组成员在管委会大门前合影留念。(左起:杨祖新、周 红、丁祖国、梅运全、许 香、艾立新、张先进、小 徐)

  随即考察组一行在许香主任的引领下,乘坐两辆小车向深山进发。一路上山路弯弯,风景如画,让大家目不暇接,惊叹不已!

  村级水泥公路早已与过去的矿山公路对接,由于矿山工程的下马,公路上已不再有车水马龙的壮观。少了车流,也少了尘埃的污染,山野更显静谧!

  透过车窗抬头仰望,满眼都是鲜润的蔚蓝色。几片轻柔的浮云在眼前悠然的飘动,像小船轻轻地划过,让人有一种被天空包容的感觉。

  好在矿山公路路况尚好,驱车一路飞驰,不久便到达尖岩河矿区。初冬的深山依然一片秋色,尖岩河沿岸被红黄树丛渲染得愈发娇艳。

  公路边,与尖岩河煤矿毗邻的夏家湾煤矿的一座废弃了滑煤仓,被修筑公路时的砂石填埋,唯有那半截露出的仓门上端的石牌上,“艰苦创业”四个红漆剥落的大字,向路人诉说着昔日的艰辛和辉煌。

  我们刚进入尖岩河矿区,一个有趣的画面出现在眼前,一处堆放的矿碴堆积如山(俗称“碴山”),被四周姹紫嫣红的植被包围,远远看去,还真颇有日本“富士山”的神韵。

  这不单单是一座矿碴囤积成的小山,它是当年矿山人战天斗地,艰苦创业的见证。是数百名矿工用汗水和鲜血所筑就,犹如一座铭刻矿山历史的丰碑。

  一路上我们看到了几个形似碉楼的建筑物,当我们得知是跨越式煤仓时,不由得为自己的无知而自嘲。

  许香主任嘱托要我们选择最佳角度,把这些跨越式煤仓拍下来,便于在新编的《松宜矿山志》续编中采用,为它们在方志中留下宝贵的影像资料。

  小车驶过一段山坡,远远就看见一个彩门掩藏在一片黄绿的树丛中。许香主任说这就是尖岩河煤矿驻地,自从矿山停止开采后,工人们全部撤离,这里已是人去楼空。

  驻地大门牌坊依然完整,尖岩河矿区的挂牌格外醒目。彩门穹顶上的彩旗却被风雨褪去了当年的艳色,无力地垂挂在旗杆上。许香主任默默地伫立在挂牌前,若有所思,抑或是她曾在这里工作过的原因吧!故地重游,触景生情,必然感慨甚多。

  当年,这里曾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如今却已是萧条荒凉。唯一的观光小凉亭——迎春亭留守在院内,在一片散落的枯叶中,显得有些畏缩和孤独。

  大门院内两侧的宣传橱窗,已不再有当年的吸引力,先进工作者的感人事迹和胸戴大红花的图片也不复存在。

  薄薄的雾气弥漫了落败的矿区,机关大院里遍地落叶飘黄,肃穆的氛围中略带离伤的愁绪。雾吻着树枝,风吻着树叶,枝叶诉说着衷肠。

  与凉亭隔河相对的那段悬崖峭壁,是1995年山体滑坡所形成,当时,滑坡落石达8万立方米。由于其形酷似如来佛祖,成了矿工们心中的“平安之神”。该矿山创造了连续11年安全生产无一人伤亡的奇迹。

  高台上,耸立着一棵叶凋深褐的老树,守护在一间老旧的青砖屋旁。一道红黄刷漆的大圆门围墙,多少给一片萧煞之气增添了一些暖意。也不知那时是哪个幸运者居住在此,猜想应该是门卫吧?因为此处紧靠大门右侧。

  虽然地处矿山,但矿工们的生活条件还是挺不错的,整洁宽敞的住宅大楼,为矿工们提供了舒适的居住环境。笔者在四十多年前第一次到此处探访朋友,曾在此留宿一夜,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工人阶级的荣耀和丰厚福利,让当年的小知青羡慕不已!

  矿区的灯光球场,在当时来说还是相当罕见的,尤其是在僻远的大山之中更为难得。矿工队伍中的中坚力量不乏青年人,一批批返城男女知青和农村青年被招工而来,为矿区增添了新鲜血液和新生力量。灯光球场为这些年轻人下班后的休闲提供了场所,是矿区最热闹的地方。

  据介绍,这里曾是矿区职工洗澡堂,也是矿工们洗涤劳作污垢、消除疲劳和释放心身的地方。

  在一处用于张贴矿务通知的矮墙上,还保留着最后的一张值班表。可想而知,矿山运行的有条不紊和严格的规章制度密不可分。

  一座横跨尖岩河的小桥别致而坚固,伫立桥头高坡上举目眺望,对岸山崖下的尖岩河煤矿主矿井,与小桥右侧崖底的那个自然溶洞遥相呼应,相映成趣。

  走近主矿井,抬头仰视,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受油然而生。悬崖峭壁的山体,笔直耸立在我们的面前 ,强大的压迫感让人心速加快。峭壁下的矿井洞口,更像巨兽张开的大嘴。想到那些矿工们深入其数百米甚至更远、更深的地方掘进采煤,让人不寒而栗。

  为了安全和矿产资源的保护,撤离前不仅封闭了矿山主井,而且将副井也予以封闭。

  那条狭窄的尖岩河,随着地下水的急剧下降而干涸,这也是采矿惹的祸。矿山的开采虽然支撑了社会经济的发展,却严重地破坏了矿产资源和自然环境。从这个角度看问题,煤矿的下马也是一种社会文明进步的发展。

  告别尖岩河煤矿,我们来到陈家河矿区。相比尖岩河煤矿这里要广敞得多。同样是山沟河畔,但这里是山间小盆地 ,给陈家河煤矿矿区的建设带来了优势条件。因而,其矿区建设规模大于尖岩河矿区。

  陈家河煤矿的办公楼大门紧锁,墙体建筑并不陈旧。红色的横幅标语悬挂墙上,仍然透露出一些时代信息。

  与尖岩河煤矿不同的是,这里有一些不离不弃的留守者,他(她)们继续生活在这里,延续着矿山人对矿山的眷恋。虽然溪沟的流水接近枯竭,但两侧的屋顶上依然炊烟袅袅,时不时传来几声猫叫,给这里带来几分生气。

  这里曾是矿区“闹市”,是当地老百姓与矿山居民互动的地方。我们看到几位村民在此逗留,边上去与他们搭讪,谈起以往矿山旧事,他们无不感慨不已。

  进入矿山住宅区,一栋栋闲置的职工宿舍和家属楼依次坐落在半山腰上。带着好奇心参观了几处住房,无不是一片狼藉,里面都是废弃了的生活物件,可想而知,撤离时的无奈中不无愤懑和不舍。

  (陈家河煤矿调度室旧址)这个别具一格的洞门里,是该矿井的调度室 ,也可以说是生产指挥部。

  (在陈家河煤矿封闭井口处和留守职工家属合影)就在这口主井旁边的一栋平房里,至今还住着一家留守的矿工及家属。许香主任和他们亲切交谈,一起回忆矿山往事。这家女主人还是当年女子掘进班成员呢! 在许香主任的提议下,我们和这家人一起在主井封口处合影,也为这次矿山遗址(尖岩河、陈家河煤矿)实地考察活动画上了句号。

  百年的矿业兴衰,几代人的艰苦奋斗,一段难忘的往事,一段让人感怀的峥嵘岁月。

  在武陵山脉的余脉, 湘鄂交界的松木坪,这里沟壑纵横,群山绵延,乌金遍地,因其盛产煤炭而成为湖北省的重要煤炭基地.松宜矿区就位于宜都市松木坪镇与松滋市刘家场镇交界地带,因地跨松滋.宜都两地,故而得名“松宜”。 松宜矿区总面积108平方公里,下辖7个社区及8家二级单位,辖区总人口15126人,探明煤炭储量6261万吨。煤城起源 松宜矿区有文字记载的煤炭开采史始于晚清时期的1835年,民国时期开始有民营煤矿公司开采。1949年7月宜都解放,宜昌专区接管,成立“宜昌专区煤矿公司”。1958年“”,掀起办煤高潮,当时矿井多达152对,职工人数1.8万人。时任省委书记王任重亲临矿区视察。 1960年,“宜昌专区松木坪煤矿”与“荆州煤矿公司”合并,成立了“湖北省松宜煤炭矿务局”。1961至1965年,根据国家 “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经济工作至1965年,根据国家 “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经济工作方针,矿务局仅保留了猴子洞、干沟河两对矿井,职工精简到987人。 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1966年鸽子潭、坛子口等矿井建设得到恢复。 1969年为了“改变北煤南运”的状况,矿区再次掀起办煤高潮,先后恢复新建陈家河一井二井、庙河、石家湾、背洞湾、尖岩河等矿井,职工人数达到了8425人,为缓解湖北煤炭供应紧张的局面作出了巨大贡献。1970年,时任湖北省省长张体学视察了松宜矿务局。1975年鸽子潭矿采煤队连续5个工作面单产超万吨,煤炭部授予“敢攀高峰的采煤队”称号。1978年原煤产量突破70万吨,创历史最好水平。 1974年,全长64公里,贯通7对矿井的煤炭专用铁路建成通车,配建跨越式煤仓5个、滑坡式煤仓2个。 经过十多年的建设,昔日的荒山野岭和矿工居住的工矿区变成欣欣向荣的城镇。矿工、家属、外来建筑者、服务业人员及各地的采购员来到这里,热闹了整个松木坪地区。那时的矿区充满青春气息,朝气蓬勃、奋发向上,劳动竞赛热火朝天,学文化学技术蔚然成风。文化娱乐生活丰富多彩,不同地域文化和生活习惯的交融与碰撞也让这个煤城变得博大、包容。矿业兴衰1980年7月,矿区遇连续强降雨,猴子洞、干沟河、石家湾相继被淹。同时,计划经济退潮,煤炭市场化,使煤炭生产一度陷入困境,生存成为第一要务。怎样破解这些难题,松宜人开始了最为迫切的思考、探索和实践! 1981年,全局实行“联产量、联质量、联安全、联出勤、联消耗、联精神文明”的经济责任制度,当年各项主要经济指标创历史最好水平,《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工人日报》《湖北日报》予以头版头条推介;省经委、省煤炭工业厅在我局召开现场经验交流会。1985年4月,时任中共中央委员、煤炭部部长高杨文来矿务局视年4月,时任中共中央委员、煤炭部部长高杨文来矿务局视察并题词, 1988年尖岩河矿评为我省首批达标矿井,全局创造了百万吨死亡率为零的安全生产最好水平。1989年被表彰为“湖北省经济好先进单位”。 1990年全局所有矿井均达到质量标准化矿井,矿区成为我省第二大产煤基地!矿务局在大发展煤炭生产的同时大力发展多种经营,设有机械制造与维修、交通运输、建筑安装、家具制作、建材生产、冶炼、服装等服务10个大类,20多个生产经营单位。在此期间,职工医院、疗养院、党校、子弟学校、水电公司、电视广播站等社会职能部门相继建成,党校办有工人大学,子弟学校开设有成人中专班;法庭、派出所相继成立。 正是这些矿山建设者无怨无悔地奉献和牺牲,成就了松宜往日的辉煌,谱写了改革时期的“松宜”篇章。 1998年7月,罕见暴雨再次席卷松宜矿区,暴涨的洛溪河水击穿了河床,干沟河矿被淹,同一水系的猴子洞矿、石家湾矿同时撤退。 1999年至2002年是矿务局最困难时期,这一时期煤炭市场持续低迷,矿井处在停产和半停产状态,拖欠工资长达半年之久。 2003年,在国有企业体制改革的大潮中,松宜矿务局从省直企业下放到宜都市。2004年10企业改制方案获得职代会通过,改制开始。 2004年底,松宜煤业责任有限公司成立,时有生产矿井5对,职工1200人,生产能力33万吨。2008年鸽子潭矿因资源枯竭撤退, 2014年坛子口矿被淹撤退,仅有尖岩河和陈家河两对生产矿井。 2017年3月根据国家供给侧改革化解过过剩产能政策,松宜煤业主017年3月根据国家供给侧改革化解过过剩产能政策,松宜煤业主动关闭矿井,松宜矿区百余年的煤炭开采历史结束。 松宜矿务局,作为原湖北省直企业,它曾是那么的热火朝天,意气风发,令人难忘。它沉淀了人们太多的期待与渴望,成为一个烙印,一种情怀,像基因一样写入矿工后代的身躯,溶入他们的血脉。毫无疑问,在松宜人心中,“松宜”早已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地理名词,它意味着一段历史.一种文化和一种使命。它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和缩影。

  煤炭时代结束,历史翻开了新的篇章。2004年松宜实行全员改制,全局当时有内部核算单位29个,职工8018人,其中因工致残725人,下岗2182人,内退2073人,死亡职工遗属292人。2006年4月由改制后的松宜矿务局和松宜铁路局组建成立松宜矿区管理委员会。松宜人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精神,紧紧围绕“维护稳定促发展,加快发展保稳定”的总体思路,抢抓机遇,奋发作为,矿区上下呈现出一派政通人和、欣欣向荣的崭新气象!

  抓住国家支持老工业区转型发展机遇,先后争取到水电改造、地灾治理、工矿棚户区改造、煤矿棚户区改造、独立工矿区搬迁改造等项目,获中央、省市各级政府支持资金3亿元。

  依托政策支持,结合矿区实际,编报独立工矿区转型发展创业支持,结合矿区实际,编报独立工矿区转型发展创业园、光电产业园、再就业培训中心、鄂中、鄂西应急救援基地等项目已通过审批立项,正加紧实施,力争实现产业转型、弯道超越。

  牢牢把握“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根本理念,把招商引资作为转型发展的“一号工程”,自2015年累计新签约2000万元以上项目11个,新开工项目8个,新投产项目7个。预计投资 45.5亿、预计创税2亿元/年,能带动300人就业的山东国瓷项目即将开工。

  开发百年矿山文化资源,走绿色生态发展之路,建设矿山遗址公园、国家地质灾害生态公园、矿产品博物馆,利用矿区小火车 “一线穿珠”,“变废为宝”,与周边乡镇融合发展休闲旅游和康养产业等项目正加快推进。

  新改建住房4121套,完善40个居民小区硬化、绿化、亮化配套工程。随着最后一批赤溪河612套廉租房完工拆迁入住,实现了居住偏远、生活条件不便职工居民的异地整体搬迁;7个社区便民服务中心、幼儿园、职业病康养中心相继建成投入使用;让矿区居民“幼有所教、老有所养”享受改革成果。 松宜煤业公司转型后已有两家控股企业:宜都市仝鑫精密锻造有限公司、湖北松宜水泥有限公司。 松宜矿区告别开采中灰尘飞扬的煤炭基地,重现绿水青山。松宜矿区告别开采中灰尘飞扬的煤炭基地,重现绿水青山。今天,松宜人距离追求美好生活的梦想,从未如此之近;携手共建实力松宜、宜居松宜、和谐松宜,打造独立工矿区转型发展示范区的意愿,从未如此之真。 松宜人按照既定的目标,又充满希望地起航了。 松宜,从兴旺到衰落,又从转型到复兴 在这片土地上,几代矿工艰苦卓绝、流血牺牲。 激情、喜悦、悲伤,重复轮回。 他们用汗水和生命 把一个个远大的理想变成现实。 时光一去不返。 但松宜精神始终就在这里。 曾经发生的故事已成永恒; 走向未来的脚步正在继续!

  摄 影:艾立新、杨祖新、万 青拍摄地址:松宜矿区遗址拍摄时间:2018.11.28

  (作者简介:艾立新,湖北松滋市人。《山城文苑》主编。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荆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山鸣》杂志执行主编。著有长篇小说《在那遥远的山寨》、中篇小说《湾湾的洈河弯弯的船》、《门前是非》、《野猪岭》、《天空那片灰色的云》、《烟火》等,作品散见国内多种报刊,并数次获得国家级赛事大奖。有诗词、散文、小说作品入选年度选本 )

  松滋市山城民间文学学会和《山鸣》编辑部,应邀参与松宜矿务局矿山遗址文化考察活动

  山城民间文学学会会长梅运全,对矿区管委会的邀请表示由衷地感谢!会员丁祖国向许香主任介绍了自己正在撰写的《松宜煤矿记》。

  许香主任简略地介绍了矿山遗址文化的征集情况和矿区的历史,希望大家借这次实地考察的机会,对该管委会筹划出版的矿山志提出宝贵意见。

  许香主任与考察组成员在管委会大门前合影留念。(左起:杨祖新、周 红、丁祖国、梅运全、许 香、艾立新、张先进、小 徐)

  随即考察组一行在许香主任的引领下,乘坐两辆小车向深山进发。一路上山路弯弯,风景如画,让大家目不暇接,惊叹不已!

  村级水泥公路早已与过去的矿山公路对接,由于矿山工程的下马,公路上已不再有车水马龙的壮观。少了车流,也少了尘埃的污染,山野更显静谧!

  透过车窗抬头仰望,满眼都是鲜润的蔚蓝色。几片轻柔的浮云在眼前悠然的飘动,像小船轻轻地划过,让人有一种被天空包容的感觉。

  好在矿山公路路况尚好,驱车一路飞驰,不久便到达尖岩河矿区。初冬的深山依然一片秋色,尖岩河沿岸被红黄树丛渲染得愈发娇艳。

  公路边,与尖岩河煤矿毗邻的夏家湾煤矿的一座废弃了滑煤仓,被修筑公路时的砂石填埋,唯有那半截露出的仓门上端的石牌上,“艰苦创业”四个红漆剥落的大字,向路人诉说着昔日的艰辛和辉煌。

  我们刚进入尖岩河矿区,一个有趣的画面出现在眼前,一处堆放的矿碴堆积如山(俗称“碴山”),被四周姹紫嫣红的植被包围,远远看去,还真颇有日本“富士山”的神韵。

  这不单单是一座矿碴囤积成的小山,它是当年矿山人战天斗地,艰苦创业的见证。是数百名矿工用汗水和鲜血所筑就,犹如一座铭刻矿山历史的丰碑。

  一路上我们看到了几个形似碉楼的建筑物,当我们得知是跨越式煤仓时,不由得为自己的无知而自嘲。

  许香主任嘱托要我们选择最佳角度,把这些跨越式煤仓拍下来,便于在新编的《松宜矿山志》续编中采用,为它们在方志中留下宝贵的影像资料。

  小车驶过一段山坡,远远就看见一个彩门掩藏在一片黄绿的树丛中。许香主任说这就是尖岩河煤矿驻地,自从矿山停止开采后,工人们全部撤离,这里已是人去楼空。

  驻地大门牌坊依然完整,尖岩河矿区的挂牌格外醒目。彩门穹顶上的彩旗却被风雨褪去了当年的艳色,无力地垂挂在旗杆上。许香主任默默地伫立在挂牌前,若有所思,抑或是她曾在这里工作过的原因吧!故地重游,触景生情,必然感慨甚多。

  当年,这里曾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如今却已是萧条荒凉。唯一的观光小凉亭——迎春亭留守在院内,在一片散落的枯叶中,显得有些畏缩和孤独。

  大门院内两侧的宣传橱窗,已不再有当年的吸引力,先进工作者的感人事迹和胸戴大红花的图片也不复存在。

  薄薄的雾气弥漫了落败的矿区,机关大院里遍地落叶飘黄,肃穆的氛围中略带离伤的愁绪。雾吻着树枝,风吻着树叶,枝叶诉说着衷肠。

  与凉亭隔河相对的那段悬崖峭壁,是1995年山体滑坡所形成,当时,滑坡落石达8万立方米。由于其形酷似如来佛祖,成了矿工们心中的“平安之神”。该矿山创造了连续11年安全生产无一人伤亡的奇迹。

  高台上,耸立着一棵叶凋深褐的老树,守护在一间老旧的青砖屋旁。一道红黄刷漆的大圆门围墙,多少给一片萧煞之气增添了一些暖意。也不知那时是哪个幸运者居住在此,猜想应该是门卫吧?因为此处紧靠大门右侧。

  虽然地处矿山,但矿工们的生活条件还是挺不错的,整洁宽敞的住宅大楼,为矿工们提供了舒适的居住环境。笔者在四十多年前第一次到此处探访朋友,曾在此留宿一夜,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工人阶级的荣耀和丰厚福利,让当年的小知青羡慕不已!

  矿区的灯光球场,在当时来说还是相当罕见的,尤其是在僻远的大山之中更为难得。矿工队伍中的中坚力量不乏青年人,一批批返城男女知青和农村青年被招工而来,为矿区增添了新鲜血液和新生力量。灯光球场为这些年轻人下班后的休闲提供了场所,是矿区最热闹的地方。

  据介绍,这里曾是矿区职工洗澡堂,也是矿工们洗涤劳作污垢、消除疲劳和释放心身的地方。

  在一处用于张贴矿务通知的矮墙上,还保留着最后的一张值班表。可想而知,矿山运行的有条不紊和严格的规章制度密不可分。

  一座横跨尖岩河的小桥别致而坚固,伫立桥头高坡上举目眺望,对岸山崖下的尖岩河煤矿主矿井,与小桥右侧崖底的那个自然溶洞遥相呼应,相映成趣。

  走近主矿井,抬头仰视,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受油然而生。悬崖峭壁的山体,笔直耸立在我们的面前 ,强大的压迫感让人心速加快。峭壁下的矿井洞口,更像巨兽张开的大嘴。想到那些矿工们深入其数百米甚至更远、更深的地方掘进采煤,让人不寒而栗。

  为了安全和矿产资源的保护,撤离前不仅封闭了矿山主井,而且将副井也予以封闭。

  那条狭窄的尖岩河,随着地下水的急剧下降而干涸,这也是采矿惹的祸。矿山的开采虽然支撑了社会经济的发展,却严重地破坏了矿产资源和自然环境。从这个角度看问题,煤矿的下马也是一种社会文明进步的发展。

  告别尖岩河煤矿,我们来到陈家河矿区。相比尖岩河煤矿这里要广敞得多。同样是山沟河畔,但这里是山间小盆地 ,给陈家河煤矿矿区的建设带来了优势条件。因而,其矿区建设规模大于尖岩河矿区。

  陈家河煤矿的办公楼大门紧锁,墙体建筑并不陈旧。红色的横幅标语悬挂墙上,仍然透露出一些时代信息。

  与尖岩河煤矿不同的是,这里有一些不离不弃的留守者,他(她)们继续生活在这里,延续着矿山人对矿山的眷恋。虽然溪沟的流水接近枯竭,但两侧的屋顶上依然炊烟袅袅,时不时传来几声猫叫,给这里带来几分生气。

  这里曾是矿区“闹市”,是当地老百姓与矿山居民互动的地方。我们看到几位村民在此逗留,边上去与他们搭讪,谈起以往矿山旧事,他们无不感慨不已。

  进入矿山住宅区,一栋栋闲置的职工宿舍和家属楼依次坐落在半山腰上。带着好奇心参观了几处住房,无不是一片狼藉,里面都是废弃了的生活物件,可想而知,撤离时的无奈中不无愤懑和不舍。

  (陈家河煤矿调度室旧址)这个别具一格的洞门里,是该矿井的调度室 ,也可以说是生产指挥部。

  (在陈家河煤矿封闭井口处和留守职工家属合影)就在这口主井旁边的一栋平房里,至今还住着一家留守的矿工及家属。许香主任和他们亲切交谈,一起回忆矿山往事。这家女主人还是当年女子掘进班成员呢! 在许香主任的提议下,我们和这家人一起在主井封口处合影,也为这次矿山遗址(尖岩河、陈家河煤矿)实地考察活动画上了句号。

  百年的矿业兴衰,几代人的艰苦奋斗,一段难忘的往事,一段让人感怀的峥嵘岁月。

  在武陵山脉的余脉, 湘鄂交界的松木坪,这里沟壑纵横,群山绵延,乌金遍地,因其盛产煤炭而成为湖北省的重要煤炭基地.松宜矿区就位于宜都市松木坪镇与松滋市刘家场镇交界地带,因地跨松滋.宜都两地,故而得名“松宜”。 松宜矿区总面积108平方公里,下辖7个社区及8家二级单位,辖区总人口15126人,探明煤炭储量6261万吨。煤城起源 松宜矿区有文字记载的煤炭开采史始于晚清时期的1835年,民国时期开始有民营煤矿公司开采。1949年7月宜都解放,宜昌专区接管,成立“宜昌专区煤矿公司”。1958年“”,掀起办煤高潮,当时矿井多达152对,职工人数1.8万人。时任省委书记王任重亲临矿区视察。 1960年,“宜昌专区松木坪煤矿”与“荆州煤矿公司”合并,成立了“湖北省松宜煤炭矿务局”。1961至1965年,根据国家 “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经济工作至1965年,根据国家 “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经济工作方针,矿务局仅保留了猴子洞、干沟河两对矿井,职工精简到987人。 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1966年鸽子潭、坛子口等矿井建设得到恢复。 1969年为了“改变北煤南运”的状况,矿区再次掀起办煤高潮,先后恢复新建陈家河一井二井、庙河、石家湾、背洞湾、尖岩河等矿井,职工人数达到了8425人,为缓解湖北煤炭供应紧张的局面作出了巨大贡献。1970年,时任湖北省省长张体学视察了松宜矿务局。1975年鸽子潭矿采煤队连续5个工作面单产超万吨,煤炭部授予“敢攀高峰的采煤队”称号。1978年原煤产量突破70万吨,创历史最好水平。 1974年,全长64公里,贯通7对矿井的煤炭专用铁路建成通车,配建跨越式煤仓5个、滑坡式煤仓2个。 经过十多年的建设,昔日的荒山野岭和矿工居住的工矿区变成欣欣向荣的城镇。矿工、家属、外来建筑者、服务业人员及各地的采购员来到这里,热闹了整个松木坪地区。那时的矿区充满青春气息,朝气蓬勃、奋发向上,劳动竞赛热火朝天,学文化学技术蔚然成风。文化娱乐生活丰富多彩,不同地域文化和生活习惯的交融与碰撞也让这个煤城变得博大、包容。矿业兴衰1980年7月,矿区遇连续强降雨,猴子洞、干沟河、石家湾相继被淹。同时,计划经济退潮,煤炭市场化,使煤炭生产一度陷入困境,生存成为第一要务。怎样破解这些难题,松宜人开始了最为迫切的思考、探索和实践! 1981年,全局实行“联产量、联质量、联安全、联出勤、联消耗、联精神文明”的经济责任制度,当年各项主要经济指标创历史最好水平,《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工人日报》《湖北日报》予以头版头条推介;省经委、省煤炭工业厅在我局召开现场经验交流会。1985年4月,时任中共中央委员、煤炭部部长高杨文来矿务局视年4月,时任中共中央委员、煤炭部部长高杨文来矿务局视察并题词, 1988年尖岩河矿评为我省首批达标矿井,全局创造了百万吨死亡率为零的安全生产最好水平。1989年被表彰为“湖北省经济好先进单位”。 1990年全局所有矿井均达到质量标准化矿井,矿区成为我省第二大产煤基地!矿务局在大发展煤炭生产的同时大力发展多种经营,设有机械制造与维修、交通运输、建筑安装、家具制作、建材生产、冶炼、服装等服务10个大类,20多个生产经营单位。在此期间,职工医院、疗养院、党校、子弟学校、水电公司、电视广播站等社会职能部门相继建成,党校办有工人大学,子弟学校开设有成人中专班;法庭、派出所相继成立。 正是这些矿山建设者无怨无悔地奉献和牺牲,成就了松宜往日的辉煌,谱写了改革时期的“松宜”篇章。 1998年7月,罕见暴雨再次席卷松宜矿区,暴涨的洛溪河水击穿了河床,干沟河矿被淹,同一水系的猴子洞矿、石家湾矿同时撤退。 1999年至2002年是矿务局最困难时期,这一时期煤炭市场持续低迷,矿井处在停产和半停产状态,拖欠工资长达半年之久。 2003年,在国有企业体制改革的大潮中,松宜矿务局从省直企业下放到宜都市。2004年10企业改制方案获得职代会通过,改制开始。 2004年底,松宜煤业责任有限公司成立,时有生产矿井5对,职工1200人,生产能力33万吨。2008年鸽子潭矿因资源枯竭撤退, 2014年坛子口矿被淹撤退,仅有尖岩河和陈家河两对生产矿井。 2017年3月根据国家供给侧改革化解过过剩产能政策,松宜煤业主017年3月根据国家供给侧改革化解过过剩产能政策,松宜煤业主动关闭矿井,松宜矿区百余年的煤炭开采历史结束。 松宜矿务局,作为原湖北省直企业,它曾是那么的热火朝天,意气风发,令人难忘。它沉淀了人们太多的期待与渴望,成为一个烙印,一种情怀,像基因一样写入矿工后代的身躯,溶入他们的血脉。毫无疑问,在松宜人心中,“松宜”早已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地理名词,它意味着一段历史.一种文化和一种使命。它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和缩影。

  煤炭时代结束,历史翻开了新的篇章。2004年松宜实行全员改制,全局当时有内部核算单位29个,职工8018人,其中因工致残725人,下岗2182人,内退2073人,死亡职工遗属292人。2006年4月由改制后的松宜矿务局和松宜铁路局组建成立松宜矿区管理委员会。松宜人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精神,紧紧围绕“维护稳定促发展,加快发展保稳定”的总体思路,抢抓机遇,奋发作为,矿区上下呈现出一派政通人和、欣欣向荣的崭新气象!

  抓住国家支持老工业区转型发展机遇,先后争取到水电改造、地灾治理、工矿棚户区改造、煤矿棚户区改造、独立工矿区搬迁改造等项目,获中央、省市各级政府支持资金3亿元。

  依托政策支持,结合矿区实际,编报独立工矿区转型发展创业支持,结合矿区实际,编报独立工矿区转型发展创业园、光电产业园、再就业培训中心、鄂中、鄂西应急救援基地等项目已通过审批立项,正加紧实施,力争实现产业转型、弯道超越。

  牢牢把握“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根本理念,把招商引资作为转型发展的“一号工程”,自2015年累计新签约2000万元以上项目11个,新开工项目8个,新投产项目7个。预计投资 45.5亿、预计创税2亿元/年,能带动300人就业的山东国瓷项目即将开工。

  开发百年矿山文化资源,走绿色生态发展之路,建设矿山遗址公园、国家地质灾害生态公园、矿产品博物馆,利用矿区小火车 “一线穿珠”,“变废为宝”,与周边乡镇融合发展休闲旅游和康养产业等项目正加快推进。

  新改建住房4121套,完善40个居民小区硬化、绿化、亮化配套工程。随着最后一批赤溪河612套廉租房完工拆迁入住,实现了居住偏远、生活条件不便职工居民的异地整体搬迁;7个社区便民服务中心、幼儿园、职业病康养中心相继建成投入使用;让矿区居民“幼有所教、老有所养”享受改革成果。 松宜煤业公司转型后已有两家控股企业:宜都市仝鑫精密锻造有限公司、湖北松宜水泥有限公司。 松宜矿区告别开采中灰尘飞扬的煤炭基地,重现绿水青山。松宜矿区告别开采中灰尘飞扬的煤炭基地,重现绿水青山。今天,松宜人距离追求美好生活的梦想,从未如此之近;携手共建实力松宜、宜居松宜、和谐松宜,打造独立工矿区转型发展示范区的意愿,从未如此之真。 松宜人按照既定的目标,又充满希望地起航了。 松宜,从兴旺到衰落,又从转型到复兴 在这片土地上,几代矿工艰苦卓绝、流血牺牲。 激情、喜悦、悲伤,重复轮回。 他们用汗水和生命 把一个个远大的理想变成现实。 时光一去不返。 但松宜精神始终就在这里。 曾经发生的故事已成永恒; 走向未来的脚步正在继续!

  摄 影:艾立新、杨祖新、万 青拍摄地址:松宜矿区遗址拍摄时间:2018.11.28

  (作者简介:艾立新,湖北松滋市人。《山城文苑》主编。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荆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山鸣》杂志执行主编。著有长篇小说《在那遥远的山寨》、中篇小说《湾湾的洈河弯弯的船》、《门前是非》、《野猪岭》、《天空那片灰色的云》、《烟火》等,作品散见国内多种报刊,并数次获得国家级赛事大奖。有诗词、散文、小说作品入选年度选本 )

北京赛车,北京赛车pk拾

所属类别: 北京赛车新闻